信義宗信條中關於聖餐的教導


一、前言

  在路德的一生中,有三個重要教義辯論。它們分別是稱義觀(與羅馬天主教)、 聖靈工作的方式(與狂熱派),以及聖禮觀(與慈運理等聖禮派),其中關於聖禮觀 之辯論(特別是聖餐),更直接導致改教運動之路線分裂。雖然改教過程中,慈運理 所主張的象徵說,為改革宗教會(Reformed churches)所普遍接受1, 然而關於聖餐觀之爭論,卻並未因此劃上句點。

  事實上,關於聖餐觀之爭論(特別是關於聖餐之本質)最早可溯及早期教父為對 抗幻影派(Docetism)否定聖餐之內,有基督身體的存在,例如:伊格那丟(Ignatius)、 猶斯丁(Justin)及愛任紐(Irenaeus)等。2林榮洪指出當時所關注的問題 乃是-「基督的身體如何臨在聖餐中?」3並且他更進一步指出,在激烈 爭論關於基督神人二性的第四、五世紀中,關於聖餐中基督臨在的討論,亦直接受到 影響4。個人認為改教時期之聖餐爭論,與上述史實頗有類似之處。此外 ,江丕盛也指出宗教改革時期的馬丁路德神學乃是「建基於基督神人二性合一的基礎 上」5。因此,由基督道成肉身與神人二性為出發點,探討信條中關於聖 餐之教導,實有其必要性。

  此外,E. Iserloh & V. Vajta認為若要正確詮釋聖禮,唯獨將其視為三一神拯救 方式(Triune God's economy of salvation)整體結構之一部分6。而 Braaten則認為聖禮乃是「三一神在世上不可分之行動(indivisible action of the Triune God in the world)」7。因此,個人亦將由三一神論之觀點來進 行探討。

  最後,值得注意的是改教時期不同聖餐觀之發展,都本於對聖經中基督設立聖餐之 命令的詮釋,這不僅反映出改教團體所共同堅持之「唯獨聖經」,同時也表達出「神學 思維必須是聖經思維(Theological mind is the acquiring of the scriptural mind.)」 8這句話。因此,探討聖餐觀中所呈現之釋經原則,實有其必要性。

  本研究報告共分四部分。首先是簡介本研究所探討之對象與範圍之背景及報告架構 。第二部分,則是分別就三一神論、基督之道成肉身與神人二性及釋經原則等三個角度 ,探討信條中(包括奧斯堡信條及其辯護論CA/Ap、路德大問答LC和協同式宣言全文FC-SD) 關於聖餐所表達之神學觀念。第三部分,則是延伸第二部分之內容,探討其對於當代信 徒之意義。最後為報告總結與感想。

二、信義宗信條關於聖餐所表達之神學觀念

1.三一神論

 a.聖餐見證上帝為創造主

    信條對聖餐禮之定義為「主基督真正的身體和血,在餅和酒之中,亦在餅和酒之 下」(LC V 8),亦即奧古斯丁之「道臨在原質中就成為聖禮(Accedat verbum ad elementum et fit sacramentum)」。雖然路德在大問答中,是要強調「道」在聖 餐中的首要地位(LC V 10),但同時也肯定原質在聖餐中的地位(LC V 9, 11, 12)。 換言之,聖餐中並沒有使用宗教性、超自然化(supernaturalized)之事物,而是用普 通、自然的物質,而這正顯示萬物源於上帝的創造,並看為美好。9
 b.聖餐見證基督為救贖主
    路德在大問答中以「這是我的身體和血,為你們捨的,為你們流出,使罪得赦。」 (太廿六28)說明聖餐被設立的原因(LC V 21),這正說明聖餐見證基督在十架上中 所成就之事實。
 c.聖餐見證聖靈為成聖者
    聖靈使我們成聖,也就是將我們「領到基督那裡,領受我們自己所不會獲得的祝福」 (LC II 40),而聖禮正是「獲得聖靈的媒介」(CA V 1),是「為全教會所設立」 (Ap XXII 1),並見證「基督教會之真合一」(CA VII 1),而且信經的第三條都包含 在聖禮中(LC V 32)。這些正足以說明聖餐見證聖靈為成聖者。
2.基督之道成肉身與神人二性

  Fagerberg指出道成肉身-神性與人性進入一不可分之聯合(indissoluble union), 乃是理解道與原質間關係之起點。10而協同式則以此「位格之聯合」為類 比,主張聖餐中基督的身體和血同著(with)餅酒,也是不可分離之聯合,即「聖禮之聯 合」(FC-SD VII 38)。並藉由「在餅之內(in)」、「同著(with)餅酒」、「在餅之下 (under)」來表達未改變餅(即原質)之本質,如同基督神人二性之聯合(FC-SD VII 35)。 事實上,這表明信條乃是承繼迦克墩會議(Council of Chalcedon)的結論-「兩性不 混亂、不改變、不分割、不分離」。不僅如此,路德更一步引用後迦克墩 (post-Chalcedonian)之教義-屬性交換(exchange of attributes),亦即所謂 「屬性相通(communicatio idiomatum)」,來說明其聖餐觀中之「同時遍在 (ubiquity)」。11而這也駁斥了慈運理之「基督未存在身體之唯一記號」 (FC-SD VII 4)及加爾文之「基督按其神性臨在聖餐」。12

3.釋經原則-字義(literal)解經

  協同式清楚的表明關於解釋基督設立聖餐話語之原則-「按其字樣固有明白的 意思」(FC-SD VII 45),也就是按「通常、嚴正與普通意義」(FC-SD VII 48)。事實 上,這也正是路德所重建之「歷史與文法釋經(grammatical-historical exegesis)」。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在解釋「這『是』我的身體」時,信條採取字面意義(慈運 理採取象徵意義),然而解釋「坐在上帝的右邊」時,信條卻是採取象徵意義,而慈運 理卻是採取字面意義。13

  在本段中,我們就三一神論、基督之道成肉身與神人二性,以及釋經原則等方面, 進行探討,並歸納出以下五點結論:

 1. 聖餐作為創造主(天父)、救贖主(基督)及成聖者(聖靈)之見證。
 2. 聖禮之聯合乃一不可分之聯合,正如基督道成肉身。
 3. 聖禮之聯合乃是承繼大公教會傳統,特別是迦克墩會議。
 4. 聖餐中之「同時遍在」乃立基於「屬性相通」之教義。
 5. 必須按字面意義解釋聖經中基督設立聖餐之話語。

三、信義宗信條關於聖餐之教導對當代信徒之意義

  事實上,信條關於聖餐之教導相當豐富,其中所表達之神學觀念,亦非前述五點 足以涵蓋之。限於個人能力及篇幅,僅就上述之歸納,提出對當代信徒意義之個人看 法。

  首先是「聖餐禮有助於信徒對教義系統之認識」。在教會中,教義探討往往被劃 歸為「理性」範疇,一般信徒通常不太在意自己這方面的不足(或需要)。當面對他 人提出教義疑問時,往往直接以「這是奧秘」,而一語帶過,最常被如此「處理」的 ,便是「三位一體」和「基督神人二性」。此二者固然具有奧秘之性質,但「理性之 不能」並不代表「全盤不能」。聖餐不僅是三一神不可分之行動,同時也見證三一神 個別之工作特色;聖餐中基督身體和血與餅酒之聯合,可作為基督道成肉身之類比。 而更重要的是,我們在聖餐禮中並不是局外人,乃是聖餐見證三一神作為,說明基督 道成肉身之受眾。

  其次是「聖餐禮有助於信徒認識大公教會傳統」。事實上,華人信徒對大公教會 傳統是相當陌生的,而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應該是「獨尊聖經」。重視聖經的教導,並 加以應用落實,乃是理所當然。然而華人信徒對大公教會傳統之忽視,甚至是輕看、 貶抑,彷彿華人教會是直接上承使徒時代,而上帝在歷史中的教會內所展現之作為, 乃是與其毫無關聯,難怪造成信徒信仰淺薄化。然而透過信條關於聖餐禮的教導,我 們可以對大公教會傳統有所認識。

  最後是「聖餐禮有助於提醒信徒實踐字義釋經原則」。每次領聖餐時,重複基督 設立聖餐的話語,不僅是命令字句之重述,同時也表示我們負有一責任--即必須詮 釋所聽見之話語/命令。而詮釋此話語/命令,應當按照其「通常、嚴正與普通」之 字面意義,而非按照滿足個人理性(或趨勢潮流)之方式,而此態度也應當擴展至日 常讀經生活。

四、結論與感想

  本研究報告首先針對教義史中之聖餐觀爭論相關議題,以及其他學者之意見,決 定探討信條中關於聖餐教導之三個方向:三一神論、基督道成肉身與神人二性,以及 釋經原則等。

接著,本報告特別針對路德大問答(第五部「論聖餐」)及協同式宣言全文(第七部 「論聖晚餐」),以前述方向進行探討,並歸納出五項結果:聖餐作為三一神之見證 、聖禮之聯合如基督道成肉身一不可分之聯合、聖禮之聯合乃承繼大公教會傳統、「 同時遍在」基於「屬性相通」之教義、按字面解釋基督設立聖餐之話語。

  接下來,本報告依據第二部份之結果,針對信條中聖餐教導之當代意義,提出三 點看法:聖餐禮作為教義教導之輔助、聖餐禮作為認識大公教會傳統之輔助,以及聖 餐禮作為釋經原則實踐之提醒。

  最後,是個人進行此一研究報告之感想。在進行此研究報告之前,我對於「信條」 的認識,集中在「信仰立場的宣示」。然而對於「信仰立場」之淵源、發展歷程之認 識,卻是相當淡薄。透過撰寫研究報告的過程,不僅是對此一信仰立場淵源、發展歷 程,有較深入的認識,同時透過閱讀其他參考資料與書籍,強化自己對此議題進一步 的探究。由於我的服事以學生福音工作為主,因此在當代意義部分,我也比較偏向針 對自己於學生信徒的認識,所以刻意涵蓋了聖餐禮在教義、歷史、釋經三方面之教導 可能帶出的影響力。在能力有限的前提下,必須承認此報告,實在有太多需要改進、 加強之處。盼望未來能有機會,繼續針對此一議題,進行進一步的探討與學習。

參考書目

林榮洪著。基督教神學發展史(一):初期教會。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1995。
羅永光編。我信故我活。香港:信義宗神學院,1998。
Bratten, C. E. Principles of Lutheran Theology.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1983.
Fagerberg, H. A New Look at the Lutheran Confessions. St. Louis, MO:Concordia Publishing House, 1972.
Forell, G. W. and James F. McCue (ed.) Confession on Faith. Minneapolis, MN:Augsburg, 1982.
Presu, R. Getting into the Theology of Concord. St. Louis, MO:Concordia Publishing House, 1977.

【註釋】
1.C. E. Braaten, Principles of Lutheran Theology,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1983),87.
2.林榮洪,基督教神學發展史(一):初期教會,(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1995),270-271頁。
3.林榮洪,271頁。
4.林榮洪,273頁。
5.江丕盛,「神學建構之我見」,在我信故我活,羅永光編(香港:信義宗神學院,1998),17頁。
6.Iserloh, E. and V. Vajta, "The Sacraments: Baptism and the Lord's Supper,"in Confession on Faith,ed. G. W. Forell and James F. McCue(Minneapolis, MN:Augsburg, 1982), 203. 7.Braaten, 89.
8.江丕盛,11頁。
9.Braaten, 89.
10.H. Fagerberg, A New Look at the Lutheran Confessions,(St. Louis, MO:Concordia Publishing House, 1972),164. 11.Braaten, 93. 12.R. Presu, Getting into the Theology of Concord,(St. Louis, MO:Concordia Publishing House, 1977) 13.Braaten, 90.


回到法利賽人讀書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