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拉太書註釋」閱讀心得

一、簡介

    加拉太書是聖經之中路德最喜歡的一卷,甚至他用「我的凱撒琳(即路德之妻名)」來稱呼之。 改教前,路德在1516年至1517年於威登堡大學講授加拉太書,雖然授課筆記已經軼失,但是從學 生筆記中可知他已拋棄經院學派的釋經法,而採用他在羅馬書註釋中所使用的「歷史與字義釋經 法」。改教後,分別在1519年和1523年講授,並於1519年首度出版「加拉太書註釋」。現有版本 是1531年之授課講解內容,由威登堡大學教務長佐治•羅耳(Geoge Rorer)所記錄(為路德翻譯聖 經的助手之一),此外也包括了維底特律(Veitdietrich)和克羅錫格(Creciger)聽路德講學時的筆 記,並於1535年以拉丁文出版。雖然並非路德親自出版,但仍為其寫了一篇序言,承認其忠實表達 他的思想。1539年孟紐士(Justus Menius)將其譯成德文譯本。
二、歷史與神學處境
    一五一九年路德講授加拉太書時,多以耶柔米和伊拉斯姆為根據。然而1523年的講解,則與他們分 道揚鑣。甚至到1531年的講授中,屢次表示他對耶柔米不表同意,與伊拉斯姆意見分歧。路德認為 以前對加拉太書的註釋,僅僅是對抗靠善行稱義之錯謬,並不足以滿足當代的需要。因為當時路德 不僅要與主張靠善工稱義得救之教皇派、詭辯派及經院神學抗衡,同時也必須與激進改教團體Zwickau Prophets (Heavenly Prophets)作戰。前者認為路德太個人化、主觀化,應當以教皇所代表之教會 權威來作為聖靈的可靠引導,並且強調善功於贖罪之效果。而後者強調全靠聖靈在個人心靈中直接 的運行,亦即特定屬靈經驗之重要性,認為路德過於守舊,仍以外表的宗教,如洗禮、聖餐和聖經 為重。因此路德在加拉太書註釋中,針對此二者之錯謬,予以駁斥。
三、全書內容架構
    綜觀全書,路德乃是以「因信稱義」為全書之思路主軸,貫串全書,此外,也略略旁及教會觀 (一章2節註釋,7頁)及其神學方法(一章3節註釋,9頁)。全書可分為三部分:為使徒職分 與福音辯護(一1∼二14)、稱義:信心或律法(二15∼四31)、信心與自由(五1∼六18)。 以下就各部分介紹其內容:

    1.為使徒職分與福音辯護(一1∼二14)

      路德以保羅寫加拉太書之歷史背景-加拉太教會受猶太派假使徒之影響,認為必須受割禮後才 能得救,來類比路德當時所面對的教會狀況。首先是揭露重洗派與教皇派的真相,路德認為重 洗派正如這些假使徒,試圖糾正和改進福音;而教皇派比假使徒更嚴重,因為他們完全忽略信 心,和上帝的道相反,只注意傳統(一章7節註釋,22~23頁),並歸納其錯謬背後的概念-將 律法和福音、信心和行為混為一談(一章7節註釋,24頁)。接著從一章11節到二章14,路德以 保羅對其所領受的福音與福音使命之自述,申論「因信稱義」的福音才是真福音,而靠律法和行 為稱義,是有條件的福音,也就是假的福音。

    2.稱義:信心或律法(二15∼四31)

      在本段中,路德依循保羅的思路,說明不靠律法,唯獨因信稱義,以及律法的地位與工作。首先 ,是二章15∼21節藉由申論猶太人和外邦人都是因信基督而稱義,說明靠行律法稱義的人,就是 否定基督的受苦和受死,乃是拒絕上帝的救恩。而人唯獨靠基督稱義,並且稱義之後,能結出稱 義的果子,也就是善工。接著在三章1∼14節,路德申論律法和福音之區別,以及兩者間的關係。 在三章15∼22節中,路德以應許之約,申論律法的目的,並再次說明律法和福音之區別。在三章 23∼29節中,指出律法在稱義中的角色-放大人的罪惡,叫人謙卑,使人能藉信基督而稱義。在 四章1∼7節中,路德解釋何為「兒子的名分」,並說明基督降世的目的-廢掉律法、罪和死亡。 在四章8∼20節中,路德藉由保羅對加拉太教會的責備,指出背棄福音隨從律法的嚴重性。在四章 21∼31節中,路德解釋保羅所使用的寓意-「夏甲與撒拉」。

    3. 信心與自由(五1∼六18)

      路德在此說明基督徒的自由,首先是第五章,申論因信稱義帶來基督徒的自由,而靠律法稱義則是 帶來轄制。而忠誠的信心,必然帶來善工,並且靠聖靈不放縱肉體的情慾,並且結出聖靈的果子。 第六章則是關於教牧事工的勸勉。
四、現代意義
    雖然改教迄今已四百餘年,但是路德透過加拉太書註釋,說明「因信稱義」,強調律法與福音的區 別,仍然是值得現代信徒重視,並深入瞭解。就華人教會而言,雖然是高舉福音、信心,但固有文 化背景中之強烈道德意識,仍深植生活之中,再加上基要主義(Fundamentalism)的影響,不知不覺 中,衍生出律法主義,並以之判斷信徒靈命狀況。例如:靈修生活是否穩定?聚會出席是否穩定? 是否積極參與服事等。雖然信徒是把律法和福音分開,之到稱義得救並不是靠行律法,但是在信仰 生活實踐上卻經常是高舉律法,甚至是取代福音,而這種情況正是路德所說之第三種濫用律法的形 式-「不明白律法的用意是驅使我們到基督前」。

    現代信徒在面對未信者時,的確是強調「靠福音和在基督裡的信心」,但是卻忽略了叫人在上帝面 前低頭俯伏的律法。路德所處的環境是一般人知道有上帝,並具有對罪的意識,而受天主教會誤導 ,企圖靠行為來解決罪。因此,他特別強調律法和福音的區別。但是在現今以享樂主義、道德相對 主義掛帥的台灣,一般人缺乏且不同意罪的觀念,以致於我們在傳福音時,往往偏重於針對現代人 生活中的絕望(和路德所謂「福音的絕望」不同)、無力感,來強調凸顯福音所帶來的盼望和能力 ,正如華人信徒經常說的「人的盡頭是上帝的起頭」。但是這種現實生活中的絕望、無力,卻和律 法所引發之「福音的絕望」不同,如果直接以福音為解藥、萬靈丹,豈不是一種榮耀神學?一旦他 發現現實處境沒有改善,卻又要面對「信心不足」的指控,鮮少不自教會出走。因此同為上帝之道 的律法和福音,必須有所區別,但同時也不可偏廢。

    此外,現代教會同時還面對另一種潛藏的信仰危機,就是將罪合理化的福音。事實上,我認為這就 是路德所稱之「有條件的福音」的變形,而其中之「有條件」乃是「只能以『罪的合理化』來詮釋 白白的恩典,否認基督的受苦與受死」。而這種福音,十分迎合現代人之道德相對主義的想法,看 起來是摒棄律法,但實質上卻是建立另一套律法-放縱情慾。他們也攻擊傳統的律法主義者,但是 攻擊的同時,不僅是把律法全然拋棄,更不自覺是另一種律法主義,只是他們所謂的「律法」不是 上帝的律法。
五、個人感想與結論
    在研讀加拉太書註釋的過程中,我必須承認這是件相當困難的事,因為其中的內容相當豐富。雖然 有許多概念是已知的,但是不見得深入理解。透過研讀本書,不僅是對因信稱義、律法與福音之區 別與關係,有更進一步的瞭解,同時也是對自己信仰生活實踐的反省。此外,路德對於蒙召使命的 說明,對我而言,是一項強烈的提醒,特別是路德說:「我們高舉自己的召命,不是為要從人中間 得榮耀、金錢、滿足或是恩寵,乃是因為人們需要得到保證我們所講的就是上帝的道。這不是犯罪 的驕傲,而是聖潔的自豪。」(加拉太書註釋第四頁)而由路德對保羅的福音使命之詮釋,也讓我 更能體會其對抗教皇派與重洗派之錯謬的決心。此外,路德對所處環境的深入體察、分辨,也同樣 是值得我學習的。例如:Zwickau Prophets雖然同為改教陣營,但是路德卻仔細分辨其主張對福音 之危害,堅持福音之純正性,不予以妥協。雖然當前環境和路德所處時代,不盡相同,但是當我們 與當代各種思潮進行對話之際,也應當學習路德的深入體察、分辨與對福音純正之堅持與不妥協。
六、參考資料
    1. 章文新,加拉太書註釋序言導介,路德選集(下),基督教文藝,一九九八
    2. Schwiebert, E. G., Luther and His Times, Concordia, 1950


回到法利賽人讀書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