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如何看待智慧財產權


壹、問題陳述

  智慧財產權(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 IPR)雖然是近兩個世紀才具體成形的概念, 但卻是近年來備受關注的議題。雖然已經成立國際公約組織——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 (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 WIPO),並在「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架構下,推動各國立法保護智慧財產權,但是關於智慧財產權 存在之必要性,仍然具有爭議。因此,本研究報告將針對智慧財產權之本質及必要 性爭議進行探討,並嘗試提出基督徒看待智慧財產權之立場。

  本研究報告首先將介紹智慧財產權之概念,然後歸納整理贊成者與反對者立場之 根據。然後,針對贊成與反對立場進行評論,最後,將嘗試提出基督徒對於智慧財產 權的看法。本研究報告共分為四章:第一章「導論」,說明本研究報告的目的、研究 範圍與方式,以及報告架構;第二章「認識智慧財產權及相關立場」,說明智慧財產 權的基本概念,並分別介紹贊成及反對之立場;第三章「基督徒如何看待智慧財產權」 ,本章將針對贊成與反對立場進行評估,並提出個人看法;第四章「結論與建議」, 將總結報告之內容,針對本報告未盡之處,提出後續進行方向之建議。

貳、認識智慧財產權及相關立場

一.認識智慧財產權

1.智慧財產權的意義
  「智慧財產權」是譯自"intellectual property",中國大陸稱為「知識產權」, 日本則稱為「知的財產(權)」或「知的所有權」。1 而智慧財產權可定義為「人類精神活動的成果及其相關權利,或是作為產業活動之 識別標誌,而以法律特別加以保護者。」2一般而言, 智慧財產權包括人格權(Personlichkeitsrechte)3及財產 權4兩部分。雖然當代智慧財產權法具有重視保護人 格權之趨勢,然而人格權具有不得讓與或繼承之限制,此外如抄襲或剽竊(plagiarism) 之類的行為,已被普遍認定為對於人格權之侵害,而關於財產權部分之相關主張, 仍具有其爭議性,因此,本報告將著重於探討財產權之爭議部分。並且以下之「智慧 財產權」均專指財產權部分,並不涉及人格權部分。

2.智慧財產權的範圍與特性
  智慧財產權的範圍很廣,一般多泛指專利(Patent)、商標(Trademark)、著作權(Copyright)、 營業秘密(Trade Secret)等。起初,國際間是以不同之國際公約來保護所謂的智慧財產權,5 但由於各國之間對於智慧財產權的界定並不一致,因此在1967年所簽訂之「世界智慧財產權組 織(WIPO)公約」中,界定智慧財產權包括下列各種權利:文學、藝術及科學上的發現、演藝 人員之表演、錄音與廣播、人類之發明、科學上之發現、產業上之新型與新式樣、製造業、 商業以及服務業所使用之標章、不公平競爭之防止、其他於產業、科學、文學及藝術領域範 圍內,由人類智慧所產生之權利。6在1994年所簽署之「與貿 易有相關之智慧財產權協定(Agreement on Trade-Related Aspect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TRIPs)」 條文中,則進一步規範之智慧財產權範圍,包括:著作權與相關的權利、商標、產地標示 (geographical indication)、工業設計、專利、積體電路的電路佈局(IC Layout)、未公開資訊 (即營業秘密)的保護、對授權契約中違反競爭行為之管理等。7
  而智慧財產權包括兩個主要特性:無形性(intangible)及非排他性之利用(non-exclusive utilization)。 8所謂「無形性」指的是智慧財產權並沒有固定存在的 實體,雖然智慧財產權常常附著或與其他有體物結合,呈現於外使人察覺其存在,但其存在卻不受其 所附著或結合之有體物之限制。而這也突顯出來智慧財產權無法像房屋、汽車、…等有一固定存在的 實體,可供人類的感官去察知其範圍、作用,而是必須透過法律相關規定來界定其範疇。因此,無形 性可說是智慧財產權和一般實體財產權最大的區別。而「非排他性之利用」指智慧財產權在使用上並 不具備排他性,也就是說,智慧財產權可供多人同時使用,不因其中一人使用而排除其他人使用之可能。

二、證立(justify)智慧財產權之立場

1.功利主義(Utilitarianism)
  此立場為主張智慧財產權最普遍之立場,9事實上, 這也是目前英美智慧財產權體系(Anglo-American system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之立法精神。 10此立場主張為智慧財產權乃是提供科學進步與文化發展之 重要誘因(incentive),因此,如果缺乏智慧財產權之保護的話,社會最佳之智慧成果產出 (optimal output of intellectual product)將無法存在。11假使競爭 對手可以輕易地複製書本、電影、CD、軟體,或是任意取用他人的發明或營運技術,則將不 會有人願意投入大量的時間、精力與金錢,來發展這些智慧成果與技術,特別是具有原創性 (original)與新穎性(novel)之發明與創作。而為了避免發生此一破壞社會進步之狀況,必須透過 賦予發明人或創作人專屬權(proprietary),來限制智慧成果之利用,以保障其權益,方能使社 會保持進步狀態。同時,此立場亦主張智慧財產權為公共財(common property),因此智慧財產 權有存續期限,當存續期限屆滿時,即成為公共所有(public domain),任何人都可以自由使用。 12

2.洛克式智慧財產權(Lockean Intellectual Property)
  此立場為Adam D. Moore所提出,他以洛克(John Locke, 1632-1704)之財產理論為基礎, 並輔以「巴列圖優勢(Pareto Superiority)」,13來發展智慧 財產權論述。他主要採取洛克於「政府論次講(The Second Treaties of Government)」中之 主張,即「個人被賦予其勞動成果之支配權」,而勞動不僅包括體力,同時也包含心智 精神方面的活動,因此智慧成果也是一種勞動成果,因此具備成為財產之正當性。 而上述之財產理論,包括一但書(Proviso),即在取得此支配權之同時,必須保留給他人 足夠的益處(enough and as good for others)14而Moore則 是將弱巴列圖優勢(weak Pareto Superiority)轉換為弱巴列圖但書(weak Pareto Proviso), 即「在不傷害他人權益之狀況下,容許個人增加其自身之益處」,15 來取代原有之但書。因此其立場可歸納為,個人被賦予其智慧成果之支配權,在取得此 支配權之同時,必須不傷害他人權益下,容許個人增加其自身之益處。並且他也說明採 取弱巴列圖但書之必要性,如果捨棄此但書,則智慧財產權將造成損人利己(better themselves, to worsen others)之掠奪行為;如果改採強巴列圖但書的話,則是形成提供他人搭便車(free rides)之 要求,並不具備合理性。16因此,此立場並不支持 智慧財產權作為公共財。

3.工具主義(Instrumentalism)
  此一立場由Peter Drahos所提出,此立場之基本論述為財產應當排除其作為一種自然權利 (natural right)的主張,而只是作為提供道德價值之工具17 因為如此才能避免陷入財產專屬主義(Proprietarianism)的危險,特別是對於他人自由的干預(interference)。 所以,工具主義式的智慧財產權並非一種自然權利,而是一種抑制自由的專用權(liberty-inhibiting privilege),18也就是說,當專用權被提供給使用者的 同時,必定有責任伴隨而來,而此責任乃視專用權所要達成之目標而定。 19因此,工具主義式的智慧財產權能夠被運用在不同 的道德理論與價值體系的處境之中。20

三、反對智慧財產權之立場

  此一立場由Brian Martin所提出,他由三個角度來說明其反對立場,包括:智慧財產權所衍生的問題、 對智慧財產權證立之批判及智慧財產權的替代方案,相關的論述整理如下:
  1.智慧財產權所衍生的問題

    Martin指出智慧財產權所衍生的問題,包括利用著作權進行資訊壟斷、專利淪為先進國家榨取落後 國家的工具、智慧財產權的潛在利潤往往被企業所獲得,而非提供給員工或是獨立發明人。 21
  2.對智慧財產權證立之批評
    Martin僅針對勞動價值理論及想法交易市集(marketplace of ideas)進行批評。關於前者的批評,他認為 智慧財產乃是社會性成果(social product),也就是說任何智慧財產都是建立在許多前人的貢獻之上, 因此現在的貢獻者不能宣稱他(或他們)擁有完全的功勞。22此外, 智慧財產不完全建立在勞動價值上,會受到其他不可控制因素的影響,包括運氣及天賦能力。 23關於後者,首先他認為想法交易市集 (marketplace of ideas)不必然是被擁有之想法的交易市集(marketplace of owned ideas),所以此 立場不足以證立智慧財產權。24此外,經濟上的 不平等往往也造成想法交易市集的失靈。25
  3.替代方案
    Martin認為智慧財產權最直接的替代方案,就是智慧成果(intellectual product)不應該被擁有,無論是由 個人、企業、政府所擁有,甚至是由社會所共有,成為公共財,而是任何有需要的人可隨時取得並使 用,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語言。26至於提供創作或發明 的誘因,他認為大部分的創作者或發明人是由個人本性的興趣所激發,而非經濟報酬。因此可以考慮 以類似贊助科學研究的方式,支持創作者與發明人,而不是以按件計酬(piecework)的方式,提供經濟支持。 27
參、基督徒如何看待智慧財產權

一、對相關立場之評估

1.證立智慧財產權的評估
  首先是功利主義的立場。此立場主張透過賦予發明人或創作人專屬權,以達成社會效益的最佳化, 但是實際上往往是造成被賦予專屬權者效益的最大化,並且不見得造成社會效益最佳化。此外,Moore對 功利主義證立方式的批評很值得我們注意,他指出功利主義對於證立實體財產權與證立智慧財產權, 證立方式並不具備一致性,因為證立前者時較少考慮所謂的社會效益。28 並且他認為事實上功利主義並未證立智慧財產權,而是證立某種隸屬於整體社會利益的東西。因此, 假設當智慧財產權會降低整體社會利益時,功利主義將會主張應當排除智慧財產權體系。29 其次是洛克式智慧財產權。此立場之基礎——「個人被賦予其勞動成果之支配權」,我認為與聖經中之 「做工得工價」(路10:7;提前5:18b)30的概念較為相近。 但是此立場所採取之弱巴列圖但書——「在消極保護他人之前提下,積極提高自身效益」,實際上與聖經 中「愛人如己」之原則有所衝突,反而是原來的洛克式但書——「保留給他人足夠的益處」,與聖經中之 「愛人如己」的原則較為接近。最後是工具主義的立場,基本上,我認為此立場並不足以構成一倫理學主 張,因為它採取的是「去倫理(de-ethics)」的實用主義取向。

2.反對智慧財產權的評估
  關於上述反對智慧財產權的主張,有以下兩點評估:
    (1) Martin採取方法的是現象批評及否證證立,然而前者的現象批評,僅能說明現行智慧 財產權制度以及其倫理基礎的缺陷,並未涉及智慧成果賦予財產權之正當性的探討。至 於他所採取之否證法,也不足以否證智慧財產權,只能說明被否證的證立方式不足以證 立智慧財產權。因此,我認為Martin並未提供反對智慧財產權的方式及論證內容。
    (2) Martin所提出的替代方案有混淆「觀念(idea)」與「觀念的表達(expression of idea)」的 嫌疑。我認為此替代方案僅適用於被賦予財產權的對象為「觀念」者,例如專利權、營 業秘密等。但若是運用在被賦予財產權的對象為「觀念的表達」者,例如著作權,則會 造成絕對優先之原創性狀況,也就是唯有優先主張其原創性之智慧成果才能完整存在, 其他觀念相同但表達形式不同之原創性智慧成果將被合併,甚至是無法存在,並且「抄 襲」的定義將被無限放大,無法達到Martin所強調之「任何人皆可自由利用」的目標。
  就以上的評估,我個人認為智慧財產權是允許存在的,並且證立方式以洛克式智慧財產權較為 可取,也有相關之聖經根據,但是當中之弱巴列圖但書,應當恢復為洛克式但書。

二、基督徒如何看待智慧財產權

  由於智慧財產權已經成為法律制度的一部份,因此以下將從「智慧財產權做為一種法律制度」 以及「智慧財產權做為一種權利主張」兩個角度來探討基督徒如何看待智慧財產權。由於智慧財產 權範圍過於寬廣,並且權利主張範圍及型態均有所不同,因此以下探討實際法律制度及權利主張時, 將以著作權(copyright)作為實際討論對象。以著作權為討論對象的原因,主要是著作權是日常生活中 最常接觸到之智慧財產權,同時所涵蓋之範圍也相當大,包括:書籍、軟體、音樂、電影、繪畫、 攝影、…等等。因此,以著作權作為討論對象,具有代表性意義。

1.智慧財產權做為一種法律制度
  既然智慧財產權乃是法律制度的一部份,因此,順從此一法律制度的規範乃是基督徒無可推諉 的責任(彼前2:13)。以現行的智慧財產權相關法令而言,可大致上分為兩部分:權利行使及權利 侵害。前者將與「智慧財產權作為一種權利主張」合併討論,以下將集中探討權利侵害,並以著作 權作為探討對象。著作權法中關於權利侵害包括兩部分:侵權行為(infringement act)及合理使用(fair use)。 前者乃是指他人對於著作所有權人之利益的侵害,例如:非法重製、未經授權的公開散佈等; 後者是指對特定目的或特殊情況使用著作之保障,例如:教育目的的重製或公開播送、私人使用 目的之重製、非營利之公開使用、…等。31就侵權 行為而言,基督徒應當遵守著作權法規範,不應對著作所有權人之利益進行侵害。因為這不僅是按照 聖經中順從政府的教導,同時也是「不可偷盜」此一誡命的具體實踐。而就合理使用範圍而言,雖然 著作權法保障使用人可在上述條件下自由使用著作,但仍應注意對著作所有權人的尊重以及利益的維 護,例如:主動標示作者及出處。

2.智慧財產權做為一種權利主張
  基督徒不僅是他人智慧財產的使用者,同時他也可能成為智慧財產的提供者,那基督徒應當主張 自己的智慧財產權嗎?我認為路德對於基督徒使用財產的原則——「當鄰舍有需要時, 財產就不是個人的,而是為服事鄰舍的需要」,32 很值得我們運用在此。如果有形且具有排他使用性的財產,都應當以鄰舍的需要為優先,更何況是 無形且具有非排他使用性的智慧財產呢?因此,我認為基督徒應當主動分享個人的智慧財產,不應 主張個人的智慧財產權。但是,以個人所提供之智慧財產為謀生方式之基督徒,例如:基督徒作家、 基督徒音樂工作者、基督徒畫家…等,則不在此限。

肆、結論與建議

一、結論

  本研究報告首先說明本研究的目的與範圍,接著介紹智慧財產權的意義、範圍及特性,然後歸納 整理三種證立智慧財產權的立場,分別是功利主義、洛克式及工具主義,以及一種反對立場。並且針 對這四種立場進行評論,其中功利主義並不足以證立智慧財產權,工具主義的去倫理化傾向,不足以 使智慧財產權成為倫理主張,而洛克式雖然較接近聖經中「做工得工價」之原則,然而其中之弱巴列 圖但書,與聖經中之「愛人如己」原則有所衝突。反對立場並未能提供否證方法及論證內容,並且所 提出的替代方案,有其侷限性與危險。因此,我個人認為智慧財產權是容許存在,並且應當以洛克式 進行證立,並且恢復原有之洛克式但書。最後,我也提出基督徒如何看待智慧財產權,分別從智慧財 產權作為一種法律制度及智慧財產權作為一種權利主張,並以著作權為具體範圍進行討論,最後提出 基督徒面對智慧財產權之三點原則。

二、建議

  首先是關於智慧財產權之證立,本研究報告雖然歸納整理不同的證立與反對立場,但個人認為基 督教界仍應當建立本於聖經思想之智慧財產權證立立場與論述,特別是全球普遍朝向發展「知識經濟」 的同時,智慧財產權所衍生之倫理議題,勢必更加重要。其次是關於一般之證立及反對立場之評估, 此部分主要涉及政治哲學(特別是財產權理論)之專業,因此需要稱時此方面之專業素養,以掌握相關 立場之核心意義。最後是智慧財產權與其他倫理議題之整合,我認為其中最值得注意的,就是網路使用 倫理與生物醫學倫理,前者乃是因為網際網路已然成為最廣泛的智慧財產傳播媒介,而後者則涉及生物 醫學的發現與發明,是否應該成為智慧財產權的保護對象。事實上這兩面都已經是法學界對於智慧財產 權的重要討論議題。

參考書目

賴文智。智慧財產權與民法的互動。碩士論文。台灣大學法律研究所,未出版,2000年。
馮震宇。了解智慧財產權。永然智慧財產權系列。台北:永然文化,1994年。
Althaus, Paul. The Ethics of Martin Luther. Translated by. Robert C. Schultz.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1972.
Drahos, Peter. A Philosophy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UK: Dartmouth Publishing Company Ltd., 1996.
Hettinger, Edwin C. "Justify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Philosophy and Public Affairs 18(1989): 31-52
Martin, Brian. "Against Intellectual Property." Philosophy and Social Action. 21(1995): 7-22.
Moore, Adam D. Intellectual Property & Information Control: Philosophic Foundations and Contemporary Issues. New Brunswick, NJ: Transaction Publisher, 2001.

【註釋】
1.賴文智,智慧財產權與民法的互動,(台灣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論文,2000年),8頁。

2.賴文智,智慧財產權與民法的互動,15頁。

3.例如:公開發表、姓名表示、禁止變更等。

4.例如:重製、公開散佈、…等。

5.例如:保護工業財產權的巴黎公約,保護著作權的伯恩公約和環球著作權公約等。

6.馮震宇,了解智慧財產權,永然智慧財產權系列(台北:永然文化,1994年),15頁。

7.賴文智,智慧財產權與民法的互動,12頁。

8.賴文智認為除了無形性與非排他性外,智慧財產權尚有公共性之特質。(見賴文智,智慧財產權與民法的互動,24-28頁。)然而不同立場者對於此特性尚有所爭議,故此點不予列入。

9. Edwin C. Hettinger, "Justify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Philosophy and Public Affairs, 18(1989): 47.

10.台灣的智慧財產權相關法律也屬於此一體系。

11. Hettinger, "Justify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48.

12.賴文智,智慧財產權與民法的互動,25-26頁。

13.若世界狀態S1中,沒有任何一人之情況劣於(worse-off)世界狀態S2,並且S1中至少有一人之情況優於(better-off) S2,則稱S1弱巴列圖優於(weakly Pareto Superior) S2。若S1中之任何一人均優於S2,則稱S1強巴列圖優於(strongly Pareto Superior) S2。引自Adam D. Moore, Intellectual Property & Information Control: Philosophic Foundations and Contemporary Issues. (New Brunswick, NJ: Transaction Publisher, 2001), 109.

14. Moore, Intellectual Property & Information Control, 71-72.

15. Moore, Intellectual Property & Information Control, 109.

16. Moore, Intellectual Property & Information Control, 110-111.

17. Peter. Drahos, A Philosophy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UK: Dartmouth Publishing Company Ltd., 1996), 214.

18. Drahos, A Philosophy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220.

19. Drahos, A Philosophy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221.

20. Drahos, A Philosophy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223.

21. Brian Martin, "Against Intellectual Property," Philosophy and Social Action, 21(1995): 9-10.

22. Martin, "Against Intellectual Property," 11.

23. Martin, "Against Intellectual Property," 11.

24. Martin, "Against Intellectual Property," 13.

25. Martin, "Against Intellectual Property," 13.

26. Martin, "Against Intellectual Property," 16.

27. Martin, "Against Intellectual Property," 18.

28. Moore, Intellectual Property & Information Control, 104.

29. Moore, Intellectual Property & Information Control, 104-105.

30.雖然路10:7和提前5:18b是針對傳道人,但是其基礎乃是普遍的勞動—所得概念。

31.詳見著作權法條文第四十四至六十六條。

32. Paul Althaus, The Ethics of Martin Luther. Translated by. Robert C. Schultz.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1972), 106.


回到法利賽人讀書室